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民情 >无国界医生主席: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闻头条,但还未远离 >

无国界医生主席: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闻头条,但还未远离

要遏止史上最大规模的伊波拉疫病是一场马拉松,绝非短跑赛事。

一年前我抵达西非,发现病毒正肆虐整个地区。儘管受疫情影响的国家和少数几个救援组织在拼命奋力对抗这无情而肉眼看不见的敌人,但病毒继续破坏了许许多多的家庭,让社会分崩离析。

三个月后我重返赖比瑞亚、几内亚与狮子山共和国,每周仍有数以百计的人染病,而且完全无法找出他们如何受感染、他们曾接触过谁,以及可能已经把病毒传染了给谁。不过国际支援终于开始大量涌入,实验性治疗与疫苗临床试验的筹备工作也同时进行。

上周我回到这个地区,为我们走过的长路鬆了口气。虽然仍有一段路在眼前,但今天我们总算有了一个方法,可以令这场疫病终结。

无国界医生主席: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闻头条,但还未远离
Photo Credit: Fernando Calero/MSF |Photo Caption: 2014 年 11月,无国界医生(国际)主席廖满嫦医生(左)于摄于赖比瑞亚的蒙罗维亚(Monrovia)伊波拉治疗中心ELWA3,正与同事讨论当地疫情状况。

数月以来,每周都有20至30宗伊波拉新案例。

上周只有3个。现在能够更快且有效的调查新感染个案传播链,我们也可追蹤病毒在社群中的扩散路径。受影响的国家当局都展现强势领导,并保持誓要遏止此疫病的势头。

虽然我们都渴望终点就在眼前,但此疫病唯一能预测的事,就是它是无法预料的。

此疫病虽时有兴衰;但往往当我们看到疫病快要在某地区被扑灭时,一个遗漏的病人或一次不安全的丧葬,又让疫病再次复燃。

但目前为止最鼓励人心的是,10天前,在几内亚测试的一种伊波拉疫苗的期中报告发表了,而且测试结果十分令人可喜。虽然仅靠VSV疫苗不能终结疫病爆发,我们仍希望它可成为另一个工具,最终能帮助遏止病毒的传播。

纵使我们从未如此刻一样充满希望,我们却很害怕我们会鬆懈警戒,那管只是一秒间。我们的目标是连续42天零个案──即病毒潜伏期的两倍时间,该国家或地区才能宣告伊波拉疫病结束。

为了跨越这条终点线,毅力──甚或是坚执──是必要的,要持续彻底追蹤每一个接触过伊波拉病人的人,及早确诊并治疗新感染者,和确保实施安全丧葬。

成功抗疫的终极关键,是增加当地人的信任与信心。

我们在几内亚福雷卡里亚(Forécaria)的健康讯息宣传队伍告诉我,自伊波拉疫情于夏天再次复燃时,他们如何每天挨家逐户地向每个家庭解释病毒如何传播、有哪些感染症状、有人生病该如何做,以及如何安全地照顾他们。

疫情已发生了这幺久,但队伍从村民那里仍会听到会叫人惊讶的故事,包括:怀疑论者认为伊波拉是否真正存在,有传言认为疫病是由穿着太空衣的外国人传播,或有人认为该病可用传统药物医治。

但透过以人与人之间的方式,花时间倾听并回应,已证明是个有效的方式。

无国界医生主席: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闻头条,但还未远离

实情是,伊波拉的影响会比我们能够想像的更深远。

几内亚、赖比瑞亚与狮子山共和国的医疗系统本来已经脆弱,疫病爆发使它备受破坏,数百医疗人员惨死。

与此同时,伊波拉倖存者需要我们持续支援。对抗病毒只是他们要跨越的第一个障碍,随之而来的还有我们尚未完全理解的併发症,以及要面对社会对倖存者的歧视的问题。

在狮子山共和国,10个人中有4个认识的人是死于伊波拉、被确诊感染而要隔离,或染病后已康复过来。这些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正处于哀戚中,但仍持续展现出非凡的勇气与决心。

伊波拉可能已不再是新闻头条,却还未远离。我们不知道离终点还有多远,但我们知道要去到终点,参与抗疫的各方──包括国家与国际的──都必须投入他们所有的力量来维持这势头。而透过在感染国家内加速新疫苗的使用,我们将能协助打破传播鍊,并保护前线救援人员。

我们的救援队自疫情一开始已站在前线。就像长跑选手一样,我们将会坚持到终点。

(本文英文版最先刊于《时代》杂誌网站 Time.com)

▲影片里面提到伊波拉病毒没有治疗药物或疫苗,在以前这的确是伊波拉让人文之丧胆的原因之一,但上月底无国界医生与其他组织共同做的研究在《刺胳针》发表,一支目前预防效果100%的疫苗已经出现,这是一个振奋国际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