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生活邦 >并不是信与不信那幺简单,要让思辩、思考成为习惯 >

并不是信与不信那幺简单,要让思辩、思考成为习惯

并不是信与不信那幺简单,要让思辩、思考成为习惯

一九二一年,没有上过大学的大发明家爱迪生提出他的论点:「读大学是没用的!」

爱因斯坦听到之后提出一番看法:「……不是那样的,应该这样说才对,只学实用知识的大学的确是没有用的……因为书上的事是别人想过的,你再去读只是拾人牙慧。上大学是为了学习思考的能力,这样的大学便是有用的……」

爱因斯坦一向主张思考是一切之源,包括有人说他的物理只是狂想不是实证时,他的回应也是:「没有狂想,就没有以后的物理学家花时间去验证这些狂想。」事实证明很多人的确利用他的「相对论」得到诺贝尔奖。

每一个阶段的求知应该都有目的,小学理论上不该与大学相同,小学是打底,但大学,没有一些基本的能耐是成不了事的。

报纸刊载过一则新闻,最易被诈骗的三种人,依序是老师(含教授)、医师、泛公务人员,这些看来都是过往在学校里以成绩制胜的赢家,为何最容易上当呢?我弄懂一部分原因,他们欠缺的是「思辨能力」。

琅琅读书声,强调背诵、记忆,用分数胜出的观点之下,思辨能力阙如,再加上在象牙塔待久了,随便一个唬弄便上当。

思考力真的非常重要,它是读书考试得不来的,我想邀你来辩证一些事,考考自己是否具备思辩的能耐?

外星人你信吗?

信,理由呢?

没有任何佐证资料就相信就是盲目,眼睛很容易骗人的,太多眼见的都不足以为凭。

我相信有外星人!因为宇宙太大,没有什幺不可能。

一千二百亿个银河系,每一座都有一千亿至四千亿个星体,地球只是其中一个,浩瀚之中,地球人可能并非唯一;但我们是否能在今生今世与外星人相遇我便存有疑问,一方面是我们的科技未达这样的高标,很难主动找着外星生物,如果是他们具备快速游移的技术,我们与其之间的科技差距就非以千万里计,想来实在可怕!

空间与时间有一定关係,距离愈远飞行的时间愈久,除非外星人的时间是一种按扭转换的技术。我不敢说不可能,毕竟遥控器切换电视台早是易如反掌,也许有一天,我们上火星只要几秒钟,但目前是不可能的。

隔空抓药是由台大某教授千辛万苦热情引进的,他深信不疑,认定人的潜能只开发百分之一,而超能力是未开发的百分之九十九;我并不完全否认这样的潜能论,但得有科学证据,不能信口雌黄,随便说说。隔空抓药牵涉几种科学障碍,首先是近在咫尺就藏着另一处隐密的空间,垂手可及,方便抓得到物品;二是爱因斯坦的物理必须否定再检讨;第三,药非地球所有,具有独特属于外星球的元素。如果可以证实上述推论,隔空抓药便是事实。

算命之学总有一批为数众多的信仰者,加上电视台有意无意推波助澜,已达愚民化程度,什幺事风水算命都可以轧一脚,他们彷彿是神,能办案、会解厄、可招财。「命」与「运」常常被摆放一起思考,如果「命」是天定的,那就无法改变,人只能依着一定轨迹前行,如同火车必须在轨道行驶一样,脱离它理论上便会发生事故。但人又说可以用「运」让「命」脱离轨道,而且不是事故,叫它改「运」,这点便令人匪夷所思。

命是天给的,运是他给的,天的不用钱,但他给的要钱,算命的比上帝还大,竟敢改动祂的眉批?

一百块钱的杂玉,随意说说的几句话便成了招财玉,卖五千元,也有人信?三盆一百的小盆栽摆在家中某位置就可以财源滚滚,盆栽送的,铁口直断要价八千元,信的人是信神术还是贪念妖术?

「天」这个字是很好的假借词,因为知的人确实不多,所以很好利用,早年的信仰与皇帝都脱不了关係,利用神佛巩固自己的地位;而今民智已开,怎幺与未开智时差不了太多,依旧缺少思辨的能力?

历史是荒谬的,它常是史官的伪书,成者是英雄败者是狗熊,可是成败之间未必代表人品高低;依目前我所观察的政治氛围,赢的人多半是坏蛋,好人难出头,讲仁义礼智信,怎可能在处处奸计的政治圈中胜出?

古老的中国不是一个国家,附近有许许多多的小国,宋朝也不是唯一承继唐朝的政权,一旁至少有大辽与西夏,另一头还有大理小国,这些都是我在重读历史时慢慢釐清的。

当你愈懂历史,愈是难受,很多革命未必是人民的声音,它属于政客的,我们是棋子,他们是下棋者,把人摆来摆去。史料中的革命,往往只是两个贪婪者的游戏,他们让一个时代梦魇结束,但开始另一个时代的哀愁,其中夹杂「生灵涂炭」。心理学家研究点出:政治里没有政治家,只有政客。这可能是事实。

有了思辨能力,看起来可能比较透晰,不会笨到被迷惑得人云亦云。

房价是陷阱,我们常把高房价推给政府或者建商的炒作,其实我们才是帮凶。朋友讲他家附近的房市价位更高了,喜孜孜的脸让我有气,真是笨呀;我们只是升斗小民,没有三四栋房子,房价愈高,买卖之间的差距愈大,我们永远是受害者。卖五百买七百,只差两百,但卖一千五买二千,则差了五百,这数学不难,却是让很多人低估的错误。

思辨发生的场域常在日常生活这些小话题之中,每个人每天都会做出许多决定,如果有充分的智慧,做适当的思辨,差错就会相对的减少。

思辨往往不止是思辨,它必须时时涵养充分的智慧,才有能耐精準思辨、圆融决定,这些真不是传统上打开书本读书就能办到。

总之,务必把「思考」这件事变成生活的一种习惯,脑海之中不可以只有「信」或者「不信」这幺简单的逻辑模式。